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实践 > 理论论坛
醉驾案件中血样证据的审查与适用
——以血液酒精含量重新鉴定为视角
作者:永定区人民法院 饶新炎 陈广勇  发布时间:2019-08-05 16:29:16 打印 字号: | |

内容提要:随着醉驾入刑,血样证据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率急速攀升,与此相对的是血样证据的审查理论和实践都严重滞后。通过对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危险驾驶案件的分析,570310份文书中因血样证据存在问题而被“判决无罪”或“撤销判决”的有12份,审查出来的问题主要分布于血样来源、送检、鉴定三个环节。血样本身具有特殊性,在本质上属于物证范畴,是微物证据的一种。在刑事诉讼中,血样的证据作用往往体现为鉴定意见或鉴定人。体现血样提取过程的血样提取登记表、提取笔录是以书面记载为主要形式,以文字所记载的内容呈现案件情况,有书证的一般特征。本文通过分析证据法学、鉴定结论、以侦查为中心等因素的对当前司法实践中血样证据适用现状的影响。针对血样证据专业色彩浓厚的背景下,当事人很难进行实质性质证,提出血样证据的证据资格和证明力的审查也要遵循其独特性,通过分解验证、对比分析的方法,从容器及编号、抗凝剂、消毒液、当事人的信息、提取时间和地点、保管主体、保管条件等方面审查。(全文共7689字)

主要创新观点:因血样证据具有多重属性,且有科学性强等浓厚的专业色彩。相对于证人证言等证据的采信要求,无论是公诉还是审判机关,还是当事人,都很难对其进行实质性审查,呈现血样证据质证过场化、采信直接化、说理省略化的特点。通过分析现行司法实践中证据学与证据法学博弈的失衡,以侦查为中心向以审判为中心的转变不到位,专业知识与法律事实的差别,鉴定结论与鉴定意见的区别等宏观原因,提出分解验证、对比分析的方法,通过谨慎审查血样证据,保证庭审的实质化进程。

引言

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确,没有所谓的绝对自由,为了让我们的自由得到保障,我们都让渡了一部分权利给予国家制定法律来规制我们的行为。法律是社会的产物,因为社会需求而产生,为适应社会需求而修改,以满足社会需求为归宿。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因法律固有的滞后性,导致血样鉴定意见一直以来在法庭的举证质证流于形式,相关部门也未能对其作出完善。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以审判为中心”、“健全统一司法鉴定管理体制”等改革取得较大进展。与此相对应,“司法鉴定”相关改革也在稳步推进,但司法行政部门主导的司法鉴定改革聚焦于管理体制等方面,对于鉴定意见的审查与适用改革进展较为缓慢。无论是侦查、公诉还是审判机关对司法鉴定的审查重视不足,尤其是作为司法鉴定意见最后一道审查程序的法院,对司法鉴定意见的审查缺乏明确的规则和程序,缺乏相对应的全面审查规则方面的改革。

一、由来:血样证据适用的现状

笔者在办理一起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时,由于司法鉴定意见中鉴定机构鉴定用的血样的条码与《当事人血样提取登记表》“样本盛装容器名称”所贴的血样条码不一致,经公诉机关补充材料后仍然存在送检血样来源不明,无法证实向鉴定机构送检的血样就是当天所抽取的被告人的血样,后公诉机关作出撤回起诉决定,法院予以准许。

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设置“案由”为“危险驾驶”的高级检索条件,共检索到文书570310份。同样设置“危险驾驶”和“重新鉴定”的检索条件,共检索到文书114份。同样设置“危险驾驶”、“重新鉴定”和“无罪”的高级检索条件,共检索到文书16份。同样设置“危险驾驶”、“重新鉴定”、和“撤销”的高级检索条件,共检索到文书18份。血样证据的适用之高、采信之多也是其它证据所无法比拟的。通过剔除重复文书、量刑变化等文书后,因血样证据存在问题,重新鉴定的鉴定意见不被采信而被“判决无罪”或“撤销判决”的共12份,梳理如下。

随着现代刑事司法理念的发展,不管什么案件,不管理论界还是实务界,都热衷于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来检验证据及其证据锁链,却常常忽视对证据来源的鉴真——庭审出示的证据与待证事实里的那份证据是否一致。证据的同一性作为最基础、最本源的问题,它连接着庭审出示的证据与与待证事实间的实质关联。没有关联性的证据,是没有办法证明案件事实的。(1)血样从提取到送检到鉴定,这整个过程都是需要遵循严格的规定的。如果没有按相关规定操作,血样存在被调换、被混同等可能性,那审判阶段看到的血样证据就不一定能证明公安机关提取血样时要证明的内容。此时,在法庭举证的血样与与案件事实无关,必然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通过把血样证据分段验证,司法实践中,存在三个方面的审查难题。

(一)血样来源方面

血样证据的提取,需要侦查机关的血样提取登记表、现场笔录、照片、录音录像等相关材料证明血样的来源及其提取方法合规。血样提取的操作也要按照相关部门制定的医学、侦查、证据规范进行,不能出现破坏血样、污染血样的情形。否则,此后的关于血样的一系列证据操作都没有真实性,血样鉴定意见也就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二)血样送检方面

血样的特殊性决定了其不可能直接出示在法庭来证明酒精含量。在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其进入法庭多以鉴定意见的形式来说明血液中的乙醇含量。如果血样送检程序违法,存在血样被污染和破坏的情况,那依此得出的鉴定意见就不能如实反映血样所蕴含的信息。此时,血样鉴定意见中的乙醇含量与血样原本的乙醇含量出现偏差,就可能导致对案件事实认定的错误。醉酒驾驶案件证据单一,除了呼气测试和血液酒精检测外,几乎没有其他实质性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醉酒的事实。除了犯罪嫌疑人在血样提取前逃脱的情况外,呼气测试并不能作为认定酒驾的依据。当血样鉴定意见无法采纳时,案件就缺乏有力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

(三)血样鉴定方面

鉴定本身是一个科学实验的过程。司法部的《鉴定通则》要求鉴定要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等技术规范进行。但司法部、公安部都发布了相关的鉴定标准,导致鉴定的仪器、条件、规程、过程、分析方法等的混乱。就鉴定标准而言,实践中遇到以下5个标准:GA /T105 - 1995、GA /T842 - 2009、GA /T1073 - 2013、SF /ZJD0107001 - 2010、SF /ZJD0107001 - 2016、GB19522—2010。

二、审视:血样证据的特殊属性

要审查和适用血样证据,必须以血样从形成到成为证据的过程为进路,对血样证据的整个证据表现形态做一个梳理。物证是以外部特征、物理属性发挥证明作用的一切物品和痕迹,物品如刀、枪、棍、棒等,痕迹如血液、指纹。2)血液、指纹是人体样本的信息载体形式,其可以起到证明作用,符合物证的一般特点。以物证表现形式的不同来分类,按人的感官能否直接感知为标准,可以分为常量物证和微量物证。人们直观感受可以直接感知和识别的物体是常量证据,而必须通过仪器设备或科学的物理、化学方法才能识别的细微物体则属于微物证据。案件现场发现的血液、毛发等一般是常量证据的范畴,而从血液或毛发中检测得来的遗传物质通常是微物证据的范畴。常量证据是以其外部结构或表现形态来证明,微物证据通常以其物质内部的分子结构或所含的微量元素来证明。按照证据学的一般原理,血样属于微物证据,血样本身的物质形态无法直接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起到作用, 只有通过相关的科学方法把血样内部所记载的证据信息展示出来,才能被常人读取。 而这些科学方法已经超越了法官的知识涵盖范围,只能通过专业人士用科学方法来分析。 所以,在证据资料的表现形态来看,血样有物证的特征。又因其特殊性,血样在刑事诉讼中的证据作用往往体现为鉴定意见或鉴定人。4)

血液作为一种微物证据,其特殊的表现形态决定了其关联性、合法性以及真实性都需要通过专业的鉴定人员用专门的鉴定程序判断后,才可以在诉讼过程中起到证明作用。也就是说,血液证据从提取到成为诉讼证据必须经过两个步骤:第一步围绕血样提取程序展开,第二步围绕鉴定程序展开。第一步主要是审查侦查手段合法性问题,提取程序不合法将导致所采血液的证据能力受损直至没有。第二步主要是审查血样储存、保管、送检、鉴定过程的合规问题。血样提取过程证据是形成于案件办理过程中,是由侦查机关主导对血样提取这一特定侦查行为进行固定,是对侦查活动过程的记录,反映血样提取过程中的合法性问题。血样提取过程作为一种证据,它不仅是司法人员在司法活动中的记载,更是血样的“出生证”。体现血样提取过程的血样提取登记表、血样提取笔录是以书面记载为主要形式,以文字或图画所记载的内容来体现案情,它又有书证的一般特征。血样鉴定及其产生的鉴定意见,是对血液检材及其蕴含的证据信息进行专业性判断。

三、反思:血样证据审查难的原因

(一)证据学与证据法学博弈的失衡

血样证据审查难的理论根源是发现真相的“证据学”和规范发现真相的“证据法学”博弈的失衡。“证据学”是研究如何进行证据收集、发现真相的学科。“证据法学”是研究如何限制证据的证明资格、规范证明过程的学科,是限制发现事实真相之手段的学问。5)“证据学”为最大程度助力打击犯罪,给侦查机关提取证据、侦破案件予以广阔的空间。“证据法学”从程序正义的现代法治理念出发,注重合法权益和人权的维护,这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事实真相的发现。由于传统司法理念根深蒂固等原因,刑事追诉主要在于打击犯罪,符合此目的“证据学”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相关规则得到充分的实施。然而,“证据法学”作为现代文明的成果,其本土化过程相对缓慢,其体现的价值与刑事追诉主要价值是有所对抗的,相关的规则没能得到充分的贯彻,甚至受到不应有的压制。 “证据学”和“证据法学”博弈中力量的失衡,导致刑事追诉往“证据学”的价值倾斜。“证据法学”所倡导程序正义等规则无法在每一个案件中得到普遍性重视。

(二)以侦查为中心与以审判为中心的差异

在“以审判为中心”改革前,我国的诉讼结构一度是“以侦查为中心”的特点。在此情况下,公诉、审判对侦查结果过度依赖,包括鉴定意见等证据。近年来,随着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推进,越来越强调刑事追诉要严格遵循法定的方式和程序,一切活动要以审判为中心,并接受其检验。诉讼结构的不同,导致证据审查模式的不同。“以侦查为中心”时,审判过度依赖通过侦查机关的信息和结果。“以审判为中心”改革以来,更加强调审判要从庭审直接获取信息,一切的证据都要出示在法庭。虽然,“以审判为中心”改革进展顺利,但一些法官对侦查信息和结果的依赖由来已久,审判的重心还是偏离庭审活动,改革的成效显现还要不断努力。目前 ,庭审活动还是过度依赖案卷材料,证人、鉴定人、专家辅助人、侦查人员出庭极少,庭审缺乏实质性的质证和辩论。“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落实不是一蹴而就的,现行的司法实践还不能充分的贯彻。

(三)专业知识与法律事实的差别

证据是为待证事实提供依据,一切证据都必须经过庭审的举证质证审查。血样鉴定意见中,因其专业性强,鉴定标准、方法和方法大多超出了法官知识范畴。鉴定意见是专门人才通过专业化知识主观判断的结果,对于是否采纳或者说如何采纳鉴定意见,需要经过庭审查明。可是,依照目前的证据审查规则,在庭审举证质证环节很难对血样鉴定意见进行有效的辩驳、质疑。在血样鉴定意见专业色彩浓厚的背景下,当事人很难进行实质性质证,常常是公诉人宣读鉴定意见,法官让法警出示给当事人,法庭调查一下当事人对鉴定意见的赞同与否,不赞同的要求说明理由。血样鉴定意见的质证很难取得实质性的效果。再者,血样鉴定意见进入裁判文书的形式大多出现为“有某某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缺乏对鉴定意见的分析、说理,明确为什么采纳以及采纳的过程。

(四)鉴定结论与鉴定意见的区别

自第一部刑诉法颁布,鉴定结论作为证据种类的一种以来,法官直接采信鉴定结论的司法实践进行了20多年。鉴定结论作为一种对特定事实的终局性认定,让法官对其盲目的信任和依赖,也因此错认了一些鉴定结论,导致一些冤假错案的产生。 2012 年,新的刑诉法将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但在一些法官的证据审查思维里认为只是证据的名称变化而已,对二者的法律意义仍然等同认定。可是,鉴定意见之所以不再被称为“结论”,是为了通过在法庭对其证明力和证据能力进行全面的举证质证,对有重大问题的鉴定意见,不予采信。再者,鉴定意见不具有终局性和唯一性,侦查、公诉或视频机关对有问题的鉴定意见进行的重新鉴定或补充鉴定,其形成的新的鉴定意见,存在与旧的鉴定意见不一致的情况。 对同一血样的鉴定意见不同,当然不能简单选择采纳哪一个,法官必然要对其进行全面审查和选择使用。

四、进路:血样证据的审查方向

采信血样证据的前提是确定其真实性,只有来源于案件事实且其性质没有发生改变的血样证据才能证明待证事实。血样证据从侦查形成到公诉环节再到审判环节,其有一个证据保管的时间段。酒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血样重新鉴定的审查,主要是对血样证据进行鉴真。血样重新鉴定时,往往与提取血样证据的时间相隔较远。这段间隔期,是否存在血样本身的性质和状态发生变化的情形,审查是否存在导致血样中的乙醇含量发生变化的情形。主要审查要素如下:

(一)审查所使用的容器及编号

血样提取登记表要详细记录血样容器的编号及名称。血样容器通常有一式两份编码。审查时,必须认真比对血液容器标号及名称。鉴定委托书、接收检材回执里记录的容器编号要与血液提取登记表的相一致。

(二)审查所使用的抗凝剂

医学上的血样盛装容器种类繁多,常见的有真空抗凝管、真空促凝管、普通管。真空抗凝管就是添加抗凝剂的真空密封管,真空促凝管就是添加抗凝剂的真空密封管。鉴定使用的血样检材要求血液不能凝固。血样提取后不凝固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先提取血液,然后添加抗凝剂,另一种是直接使用真空抗凝管提取。血样提取后,如果不及时采取抗凝措施,血清和血浆会分离,这就影响到血液中酒精含量鉴定意见的科学性和客观性。司法鉴定实践中,此种情况,鉴定机构一般不会对该血样进行鉴定或者在鉴定意见里注明“参考”。在审判阶段审查到此类问题,就证据而言是无法补正的。

(三)审查所使用的消毒液

血样提取前会对被提取人的皮肤进行消毒。由于医疗行为的不同,需要使用不同的医用消毒液,医疗机构常用的消毒液有生理盐水、碘伏、安尔碘、酒精等。根据国家标准GB19522-2010第5.3.1 条的强制性要求,血样提取时,要求专业人员按规定操作,不能使用醇类药品消毒。如果血样提取时使用了酒精等醇类消毒液,可能会对血样造成污染,从而对血液乙醇含量鉴定结果的真实性造成影响。无论其影响大小,其违反了血液提取的程序性规定,属于程序违法,那以此为检材的鉴定意见合法性存疑。在审判阶段审查到此类问题,就证据而言是无法补正的

(四)审查当事人的信息

血样提取登记表中的当事人姓名等基本信息,通常都是公安机关填好后给当事人签字确认的。 此时,实践中碰到比较多的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当事人的签字笔迹与案件中其他材料的笔迹有明显差别,甚至不同名(存在写曾用名、小名的情况);还有一种是当事人不会签名或者会签名但拒绝签名。第一种情形,务必要求公诉机关提供侦查过程中的同步录音录像,以确定醉酒驾车的当事人就是被提取血液的当事人。第二种情况,一般要求公诉机关提供侦查过程中的同步录音录像即可,但要侦查人员出具情况说明(要求侦查人员签名并加盖单位公章)或者出庭说明。

(五)审查提取的时间和地点

公安机关查获犯罪嫌疑人酒驾后,需要在合理的时间内进行血样提取。血样提取的地点通常为乡镇卫生院、医院等医疗机构,并由专门资格的人进行血液提取,并要求在血样提取登记表上签名。当血样提取的时间与查获酒驾的时间间隔过长时,要加强审查。预防实践中发生过被提取血液的人不是醉酒驾驶人与的“顶包”现象、通过大量喝水等方式稀释酒精含量以及发生事故后再喝酒等情况。一般通知公诉机关提供公安机关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没有录音录像则要求作出合理说明,并在庭审过程中重点查明。

(六)审查保管主体

刑事诉讼是法律授权的刑事追诉活动,行使追诉权的主体是法律明确授权的主体。从血样的提取开始,一整个程序都要在公权力机关的控制之下,并交由专门的主体进行保管,以确保作为刑事证据的血样不会被调换和变质。当血样证据由无法律授权的主体保管,因血样缺乏公权力机关的控制,其被调换和变质的风险升高,血样的真实性、同一性都无法得到保障。血样提取过程一般要求两名以上公安人员,并且要在血样提取登记表上签名。再者,还要审查血样送检的过程是否严密。除了血样保管人亲自送检外,还存在委托快递公司、运输车队等第三方社会化服务来完成运输等工作的情形。此时,血样流转经过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脱离控制,血样被破坏的风险升高,要严格审查鉴定机构接收的时间及接收时血样的情况。必要时,要求公安机关出具说明并出庭。

(七)审查保管条件

由于乙醇具有易挥发的特性, 醉驾案件中血样证据的各个环节, 应尽可能地避免对鉴定的结果准确性造成影响。血样保管条件的审查,主要是审查保管场所是否可以维持血样的物理化学状态的稳定,血样保管要求低温、冷藏等保管条件。如果因为不当的保管,导致血样腐败产生酒精或者血样酒精含量挥发,其与醉驾案件事实有关的特性就发生改变。此时,虽然血样证据来源于案件过程,但变质的血样证据已经不能还原案件的客观真实,也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再者,还要考察保管场所是否具备必要的防盗措施,如果一个证据保管中心时常发生盗窃等情形,那其保管的其他证据有没有可能存在掉包、污染的情形就必须予以审查。经审查,血样保管条件不符合操作规定,就可能能出现证据损毁、变质、灭失的情况发生,那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结语

血样证据是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最重要的证据,血样鉴定越完善,对案件处理的合法性意义就越重大。根据现代刑事司法理念的发展要求,不断完善血样证据鉴定规则,是发挥刑事法律惩罚和教育功能的重要保障。期待法律人共同推动,从公安、检察、法院各方面对血样证据鉴定的审查逐步完善,以期对司法实践有所裨益。通过源头上促进刑事侦查、审查和起诉活动,为不堪重负的刑事诉讼“减负”。



(1) 孙锐:实物证据庭审质证规则研究——以美国鉴真规则的借鉴为视角,安徽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4期第137页。

 

2 李勇:《 刑事证据审查三步法则》,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92页。

4 许泽天:《刑事诉讼法论:证据之搜集调查与使用》,神州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3年版,第275-276页。

5 陈瑞华:《法律人的思维方式》,法律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146 页。


 

 
责任编辑:王瑜程

联系我们

  •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龙岩大道南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364000  诉讼服务中心电话:0597-2989670  电话:0597-2989668  
    纪检监察办公电话:0597-2989996  传真:0597-2989660  Email:lyzybgs@126.com  投诉邮箱:lyzyjjjcs@163.com 

友情链接